AAV 腺相关病毒
活动专区

新冠假病毒促销活动

从基因到蛋白,从细胞到动物,新冠假病毒研究系统助您快速开展药筛和基因功能研究

新型冠状病毒即"SARS-CoV-2 (2019-nCoV)",与2003年的SARS冠状病毒以及2012年的MERS冠状病毒同属于冠状病毒科β属。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流行造成全球性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已导致全球累计确诊超800万人,累计死亡人数超43万,严重危及人类生命安全。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让冠状病毒、S蛋白、ACE2这些生物学名词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新冠病毒简介:
1 SARS-CoV-2病毒
冠状病毒基因组依次编码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包膜蛋白(Envelope protein)、膜蛋白(Membrane protein)和核衣壳蛋白(Nucleocapsid[1]。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是冠状病毒最重要的表面膜蛋白,含有两个亚基S1S2。其中S1主要包含有受体结合区(receptorbinding domainRBD),负责识别细胞的受体。S2含有膜融合过程所需的基本元件(图1)。
1新冠病毒S蛋白结合ACE2受体感染细胞

2 SARS-CoV-2受体

ACE2全称为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是一种膜结合糖蛋白,人体内一种参与血压调节的蛋白,在肺、心脏、肾脏和肠道广泛存在。研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人体细胞的关键在于冠状病毒的S蛋白与人体ACE2 蛋白的结合。SARS-CoV-2 病毒的S蛋白通过与ACE2特异性结合入侵人体。

3 SARS-CoV-2感染宿主细胞过程
SARS-CoV-2的病毒基因组RNA被由脂质双分子层和外膜蛋白组成的病毒包膜(外膜)包围着。SARS-CoV-2病毒包膜上的Spike蛋白(S蛋白)与宿主细胞(如呼吸道黏膜细胞、肺细胞,血管内皮)膜上的受体ACE2 结合,开始入侵人体细胞[2]。来自人体的细胞蛋白酶(蛋白水解酶Furin)将S蛋白切割为S1S2。然后,S1与受体ACE2结合。而另一个片段S2被人体细胞表面的丝氨酸蛋白酶TMPRSS2切断,由此出现病毒与细胞的膜融合(图2。病毒基因组 RNA 被释放到细胞质,启动病毒基因组 RNA 复制、病毒相关编码基因的转录和翻译,进一步影响机体的功能。

2 修改的图片来源于NHK报道

假病毒原理及应用
在科研人员努力下,关于 SARS-CoV-2 感染和传播的机制以及抗病毒药物的研究进展迅速。但是SARS-CoV-2 的高传染性和高致病性使其研究工作必须在生物安全三级(BSL-3)实验环境下开展,具有一定的生物安全隐患,提高了治疗性抗体研发的门槛,并成为治疗性抗体研发的关键难题。这严重阻碍了新冠疫苗、药物研发的推进速度。面对疫情防控的迫切需求,和元利用病毒技术平台优势,利用慢病毒载体改造了新冠假病毒以及相关产品(详见产品信息)。

假病毒(Pseudovirus)是指目的病毒能够整合另外一种不同种类病毒的囊膜糖蛋白,从而形成的具有外源性病毒的囊膜,利用慢病毒载体改造的假病毒是把慢病毒的VSVG包膜蛋白换成新冠的S蛋白,可模拟 SARS-CoV-2 病毒通过 S 蛋白结合ACE2受体感染细胞的生物学过程。该系统可在BSL-2级别实验室开展相关研究工作。

假病毒的基因组保持着慢病毒本身基因组特性,它可携带荧光素酶/荧光蛋白等报告基因,具有高效、稳定、安全,可长期稳定制备,应用范围广等特点,同时和元还开发了表达S 蛋白和ACE2受体的重组假病毒载体、稳定表达ACE2受体的细胞系,结合假病毒系统可构建模拟病毒感染的细胞或动物研究模型广泛应用于评价治疗药物在下述抗病毒机制和药效研究中的作用;中和抗体效价评估实验及新冠病毒感染机制的研究。

和元开发新冠假病毒相关产品的SAPLOTM系统

针对COVID-19带来的严峻挑战,学者们不断做出努力,开展药物筛选和疾病分子机制研究。作为国内病毒研发和生产领域的领军者之一,和元生物自疫情爆发以来潜心研究,推出SAPLOTM药物筛选和药物作用机制研究系统产品,旨在通过开发新冠病毒假病毒、构建新冠病毒受体细胞和动物模型等工作,为针对SARS-CoV2研究的老师提供安全、定制化服务。

SAPLOTM系统包括:
S(新冠病毒Spike蛋白、过表达Spike蛋白的慢病毒/腺相关病毒等跟S蛋白相关的产品)
AACE2受体相关产品,如ACE2受体过表达/干扰的质粒/慢病毒等,ACE2过表达稳定ACE2过表达腺相关病毒载体用于快速动物模型构建)
PL(基于慢病毒构建的假新冠病毒,将慢病毒包膜蛋白换成新冠S蛋白构建假病毒,可携带EGFPLuc、目的基因等)
O(所有产品均由OBiO倾心制作)
产品列表
                           表一  和元新冠假病毒相关产品
名称 产品 产品说明
SARS-CoV-2假病毒 SARS-CoV-2 Spike Pseudovirus(LV) 新冠病毒Spike包膜蛋白+
mCherry/EGFP/Luciferase
SARS-CoV-2假病毒 SARS-CoV-2 Spike Pseudovirus(LV) 新冠病毒Spike包膜蛋白+
mCherry/EGFP +Luciferase
定制假病毒 Pseudovirus+Gene 新冠病毒Spike包膜蛋白+荧光标记
+定制基因组
表达S蛋白慢病毒 LV-SARS-CoV-2 慢病毒VSVG包膜蛋白+
SARS-CoV-2基因
表达ACE2病毒(LV/AAV LV/AAV -ACE2 过表达ACE2的病毒载体
ACE2-293T稳定株 HEK293T-ACE2 过表达ACE2293T稳定株
定制ACE2稳定株 目的细胞+ACE2 过表达ACE2的目的细胞稳定株
假病毒S蛋白现货 Spike RBD His标签 纯化的假病毒Spike RBD
蛋白带His标签
产品应用方向:
1 治疗药物筛选和抗病毒药效评估
用于筛选抑制病毒S蛋白和ACE2受体结合的药物, 潜在抗病毒感染的候选药物筛选。
2  SARS-CoV-2的感染机制研究
过表达基因等研究基因对假病毒感染细胞能力的影响,研究具体基因机制。
3  中和抗体评估
   治疗性单克隆中和抗体有效性评估;各类疫苗在动物实验和临床实验中产生的中和抗体效价评估等。

为助力抗击新冠疫情,现推出特价促销:
 
参考文献:
[1] Xiuyuan Ou et al. Characterization of spike glycoprotein of SARS-CoV-2 on virus entry and its immune cross-reactivity with SARS-CoV. Nat Commun.2020 Mar 27;11(1):1620. doi: 10.1038/s41467-020-15562-9.
[2] Markus Hoffmann et al. SARS-CoV-2 Cell Entry Depends on ACE2 and TMPRSS2 and Is Blocked by a Clinically Proven Protease Inhibitor.Cell.2020.181(2):271-280.
一键拨号 一键导航
扫码反馈

扫一扫,反馈当前页面

咨询反馈
扫码关注

和元生物

返回顶部